一个宋朝女子的婚嫁之路 | 那些不为人熟知的两宋嫁娶风俗

2020-05-21 15:28 波音博彩网

说起古人的婚姻,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我想到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以前我总认为古人在婚姻上毫无选择权,只能听从父母的命令,特别是女子要“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好像特别惨!

其实,至少对宋朝女子而言,这种想法是不太准确的,真相究竟是什么样呢?

我恰好认识一个宋朝的朋友,她的名字叫陆定娘,让我们一起走进她的婚嫁之路,看看两宋时期的嫁娶风俗文化、再看看如她一样的宋朝普通女子,从待字闺中到议婚、嫁娶,甚至是和离,都经历了哪些事呢?

现代 作者:千景绘

陆家有女初长成 —— 寻觅良缘

我的这位朋友陆定娘,是南宋临安(今杭州)人,今年14岁,《宋刑统˙户婚律》规定女子13岁、男子15岁后就可以成婚了,不过有很多士大夫都建议可以再晚一点,宋孝宗时期的进士袁采就曾建议,父母们不要在孩子太年幼的时候给他们定亲,以免未来产生变数,让儿女们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

北宋名臣司马光和南宋大儒朱熹都认为女子14—20岁,男子16—30岁结婚是最合适的,朱熹就曾经因为未来儿媳妇只有13岁,而将长子的婚礼推迟了一年,等到对方14岁才成婚。

定娘生在一个商人家庭,家业中等,一家人过得安乐富足。中国历代封建王朝里,宋朝商人的地位是最高的,宋朝的学者如叶适、陈耆卿都提出“四民皆本”,认为士农工商这四者都是国之根本,不应厚此薄彼。

在我们的一般印象中,古代社会是很讲究门当户对的,确实,自魏晋到唐朝,一直都是士庶不通婚,士大夫阶层是不和其他阶层通婚的,但入宋之后,士庶之间的界线已被突破,庶民可以通过科举晋身为士绅,通婚自然更不在话下了。

南宋学者郑樵说:“……自五季以来,取士不问家世,婚姻不问阀阅。” 所以,定娘的父亲很想给女儿找一个有功名的读书人托付终身。

定娘父亲的理想女婿大概是这样的……借用一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剧照

怎么找呢?那些已经有根基的士族大家还是比较难攀上,最好的对象就是那些家境一般、刚刚考取功名的读书人,许他以丰厚的嫁妆,很多人都会动心。于是出现了宋朝特有的“榜下捉婿”之风:每到科考放榜之日,富商们便纷纷涌到榜下抢新科进士当女婿。北宋朱彧的《萍州可谈》记录道:

“近岁富商庸俗与厚藏者嫁女,亦于榜下捉婿,厚捉钱以饵士人,使之俯就,一婿至千余缗。”

朱彧说呀,那些土豪们抢起女婿来,一出手就先是一千多贯钱,砸得寒门出身的新科进士晕乎乎的。一千贯是多少钱?按照米价折算的话,相当于现在的三四十万,而且这个钱只算是给他的一笔生活费,真要成婚了,嫁妆更是丰厚的吓人!

定娘的父亲,也很想去榜下抢一个好女婿回来,但是掂量掂量自己的家产,哪能拼过那些大土豪呢!再说,也有很多进士是拒绝这种联姻的,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

思来想去 定娘的父亲还是没有“榜下捉婿” 捉不起呀……

而定娘的母亲则想让她嫁给自己哥哥家的儿子,中国古代一直很流行“亲上加亲”,宋代也是如此除了禁止同姓堂兄妹通婚,表哥表妹、姨兄姨妹成婚的有不少,比如宋朝大诗人陆游和第一任妻子唐婉就是表兄妹。

但定娘的父亲却认为她的这位表兄人品家教有些不好,所以不同意。南宋大儒朱熹在《家礼》中就说,两家议亲,最重要的是看对方的品行和家风,只要人品贤善,就算现在贫穷,将来也能靠自己过上好日子。

正当定娘父母为女儿张罗物色的时候,媒人却找上门来了,只见来的两个媒人用黄布包着发髻,穿着坎肩,手里还拿着青色的伞。媒人的这身装扮也是有讲究的《东京梦华录?娶妇》说:

上等的媒人头戴盖头,穿着紫色的背子,只负责皇室亲戚、达官贵人的婚事;中等的媒人头戴冠子或黄色的包头巾,身穿背子,或者只系着裙服,手中拿着青色的遮阳伞,而且媒人都必须是两个人一起工作。

《宋刑统˙户婚律》说:“为婚之法,必有行媒。” 所以媒妁之言在宋朝婚姻中不仅是礼制的需要,也是法律的规定。即便两家人本来都认识,是亲戚、是朋友,但正式的嫁娶程序仍需要通过媒人。

来的这两个媒人是想替城南的傅家做媒,话说这位傅家,父亲曾参加州试得过举人,却一直没考得中进士,但也算是诗书传家了。傅家这位小郎叫傅新,今年15岁,忠厚孝顺,还颇有些才名在外头,都说他将来一定能够高中。

所以虽然傅家经济条件一般,定娘的父母还是挺满意的,于是两家开始进入议婚的程序。

结两姓之好 —— 议婚、嫁娶

北宋的时候婚礼有纳采、纳吉、纳征、亲迎四个程序,南宋时又简化为纳采、纳吉、亲迎三个程序。

陆家和傅家这就开始了第一步“纳采”,首先傅家和陆家交换了草贴,所谓“草贴”是两家人对自家情况的一个简单介绍,上面写着孩子的生辰八字,籍贯,曾祖、祖父、父亲的官职,母亲的姓氏,陆家还要特别写上定娘的陪嫁资产大概情况。

陆家和傅家看了对方的草贴,并找人占了一下两个人的八字,显示是大吉呀!于是他们两家又继续交换细贴,所谓“细贴”就是列出了更详细的情况,除了草贴上有的,傅家详细列出了聘礼的数目,而陆家则详细列出陪嫁的内容及数目。

这两次交换草贴和细贴的过程中,陆家或者傅家任何一方觉得不合适,都可以随时取消婚事洽谈,风俗如此,没有人会因此加以责怪。不过他们都很满意,表示赶紧继续下一步吧!

下一步该是纳吉了吧?不不,宋人在此处显出了开放宽容的一面,这个时候两家家长请媒人安排了一次“相亲”。咦?宋朝版的相亲是怎样的呢?

过程是这样的,媒人将两家人约到城中的一家饭馆碰头,让定娘和傅新先彼此看一看,结果傅新对定娘一见钟情,定娘也看傅新挺顺眼,于是傅新就很开心地将一枝金簪亲手插到定娘头发上。

这个“插金簪”也大有讲究,风俗是如果男方看上了女孩子,就给她插上一根金簪,如果男方只是留下一段彩缎“压惊”,就说明这门亲事黄了。

好了,这回陆家和傅家都开心了,准备第二步“纳吉”了。

不久后,媒人就带着傅家准备的酒、大雁、羊到来到陆家,说好将在三天后送来聘礼正式下聘。宋人《梦梁录》记载,宋代的聘礼除了钱财之外,还有很多实物。条件好的人家会送女装、金银首饰、绸缎、茶叶、水果、面点、肉类、酒等等,而比较贫穷的家庭,除了少许钱财外只送一两匹布帛、一只鹅、酒、茶和点心之类。

三天后,陆家果然收到了丰盛的聘礼,随着聘礼一起来的还有正式的订婚文书,陆家也回赠了一份礼物,有各色薄纱、绦带、印花丝绸、玉笔架等,还有定娘自己做的一些绣品。同时两家商议好了将婚期定在一年后。

至此,有了婚书和聘礼,定娘和傅新的婚约才算是正式定下来了,并且是受到宋朝法律保护的,任何一方违约都要被惩罚,宋朝法律还规定要在定婚三年内完婚,如一方超期无故不成婚,另一方可以提出解除婚约,当然娃娃亲的那种不算。

现在,定娘可以安心备嫁了,她的嫁妆早在交换帖子的时候就已经整理好了,她的父母将家产的四分之一给了她做嫁妆,除了钱财衣物首饰,还有不少田产。

啊?你问我为什么是四分之一?这也是有讲究的,不同于其他朝代,宋朝法律规定女儿也有财产继承权,一般是儿子所得财产的一半。定娘还有一个弟弟,所以她得了四分之一,成婚后,嫁妆也只归定娘一人所有,她的丈夫、公婆都无权私自用她的嫁妆。

不过,对于宋朝的穷人来说,嫁女儿真的太难了!因为宋朝流行“厚嫁”,嫁女儿一定要陪很多嫁妆,除了钱财、用具、还要陪田产,有些穷人家因为出不起嫁妆,就没法让女儿及时成婚。

连大文豪苏东坡的弟弟苏辙,都在日记里感慨自己是“破家嫁女”,说自己为了给女儿办嫁妆,差点倾家荡产了,这也是宋朝一大特色了。

时间过得很快,一年转眼过去,傅家按照约定请媒人来陆家请期了,“请期”就是敲定婚礼的确切日子,请期之后两家就都忙起来,准备整个流程的最后一步“亲迎”,也就是我们说的婚礼了。

婚礼那天,按照宋朝的时尚,傅新穿着红色的喜服亲自来定娘家迎亲,定娘则穿着绿色的喜服出嫁。至于他们两人婚礼的流程,却并没有什么特别超出我们想象的地方,和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差不了太多,就不多说了,总之婚礼是敲锣打鼓,热热闹闹地完成了。

好了,从现在起,我的这位朋友陆定娘,完成了她的婚姻大事,不出意外,她将在傅家展现自己持家的能力,安稳地过完余生。

再借一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剧照 宋人大婚的时尚是“红男绿女”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 和离

不过,生活总是充满意外的。有的意外是惊喜,有的就未必了,比如定娘人生的这个意外。

不知不觉,定娘与傅新成婚已经一年多了,傅新却染上了好赌的恶习,再不肯好好念书考功名,一开始没钱了就偷定娘的嫁妆,后来就明抢,定娘不给就要挨毒打。在宋朝,有骨气的男人都不会打妻子嫁妆的歪主意,当然了,妻子主动拿出来补贴家用是另一回事。

这样的生活实在看不到希望,终于有一天,定娘回父母家哭诉,提出想要与傅新和离。以前总听说宋朝儒家理学思想盛行,对女子名节什么的看的特别重,北宋理学家程颐就说过:“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那定娘主动提出和离在宋朝可行吗?

要说程颐本人根本不反对女子再嫁,他的一个侄女不幸丧夫,他父亲就帮她又张罗了一桩婚事,程颐因此赞叹父亲“嫁遣孤女,必尽其力”,觉得自己父亲做了一件大好事,让这个可怜的女子有了好归宿。

那他说那句话什么意思呢?其实这句“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本来是强调文人应该坚守自己的节操,不应该为困境而失毁高尚品德,而宋人自己并没有拿这句话来苛责女子不能和离、改嫁。

事实上,两宋时期,从士大夫家庭到百姓人家,女子改嫁的事件俯拾皆是。宋真宗的刘皇后、宋仁宗的曹皇后都是二婚改嫁给他们的,而宋光宗则曾将自己的张姓贵妃改嫁到民间,皇帝都这样,民间就更宽容了。

《宋仁宗之曹皇后》这位皇后就是二婚再嫁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宋史学者张邦炜对南宋人洪迈《夷坚志》所记改嫁事例的统计,结果发现:

“单单一部《夷坚志》中所载宋代妇女改嫁的事竟达六十一例之多,其中再嫁者五十五人,三嫁者六人。这虽属管中窥豹,但由此亦可想见其时社会风尚之一斑。”

至于宋朝妻子们提出合离的理由,那真是五花八门,我稍微给你举几个有出处的例子:

宋人李廌《师友谈记》记载:有个叫章元弼的人,因为太崇拜苏东坡了,整天捧着苏东坡的作品爱不释手,冷落了美丽的娇妻,妻子陈氏表示非常不开心,便提出了离婚。

清人陆蓥《问花楼词话》记载:北宋元祐朝枢密副使的弟弟王彦龄,因为喝醉了把岳父臭骂了一顿,结果妻子气坏了,离婚!

宋人洪迈《夷坚志》记载:有个富商王八郎,嫌弃妻子然后自己偷偷在外面置了外室,妻子就到公堂闹离婚,被判准离,不但分了一半家产,还带走了女儿。

看了这些例子,你还担心定娘和离不了吗?反正我不担心。

话说定娘回家哭诉了自己的遭遇,父母也不舍得她受苦,于是两家商议妥当,由傅新出了一道“放妻书”:

“……今已不和,想是前世怨家。反目生怨,作为后代增嫉,缘业不遂,见此分离。聚会二亲,以求一别,所有物色书之。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1900年,敦煌莫高窟出土的官私文书中,就有十几件唐宋时期的《放妻书》。放妻书既是宋朝法律的凭证,也是宋朝文明的表现之一。

拿到放妻书的定娘就开始收拾东西回家,除了自己的日常用品,最重要的是要收拾她的嫁妆。宋朝法律规定,女子和离时是有权利带走自己的嫁妆的,如果因此发生纠纷闹上公堂时,以前定亲时的“细帖”, 就可以作为财产归属的证明。是不是还挺像我们现代的“婚前财产公证” ?

敦煌莫高窟出土 唐宋时期放妻书

后来呢?

又是一年春日,天气这么好,宋朝的人们可不会辜负这大好春光,大家闺秀、小家碧玉,都打扮得漂漂亮亮踏青来了。定娘也与家人一起来游春,路上游人如织,正是“柳外雕鞍公子醉,水边纨扇丽人行。”

定娘自然也是那些丽人中的一个,只是不知道那边的翩翩儿郎们,哪一个会是她未来的夫君呢?她满心期待着 “月满蓬壶灿烂灯,与郎携手至端门” 这一天的到来。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
网站地图 爱博彩策略论坛 境外博彩论坛 博彩网站制作
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合作 进入申博138 太阳城官网 申博ag国际馆
AB亚洲馆平台 阿里彩票香港五分彩登入 2000彩幸运飞艇 研究院皇冠网
境外博彩 世界博彩公司 博彩网站豪门娱乐 杭州博彩公司
国外博彩 博彩333 博彩网站豪门娱乐 博彩机游戏下载
96jbs.com 111xsb.com S618V.COM XSB1111.COM 318XTD.COM
131ib.com 78csb.com 1111ib.com 22sbsg.com XSB887.COM
978jbs.com 1112125.COM 882XTD.COM 278sunbet.com 1115119.COM
22sbmsc.com 1112898.COM 828XTD.COM 88sbib.com 919psb.com